宁夏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携手数字电视发展大势

发布时间:2019-04-11 05:50:04 编辑:笔名

很高兴今天有一个机会跟大家共同探讨咱们国家数字电视产业发展的一些想法。天柏集团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我们的股东是中兴集团,再加上国际上的一些企业,我们非常专注于数字电视,在这个行业里面已经参与了六年,今年上半年营业额就达到了7亿人民币,应该说是国内数字电视的机顶盒行业的领头企业之一。

但是在这个行业里面我们始终扮演着一个角色是不同于平常的生产制造企业,我们认为数字电视的产业应该是把电视的观众当成我们一个目标对象,然后依托于一个传输的络和各种各样的内容及服务,那么作为一个企业在里面,担当的这个角色是一个拼接连接的角色,从而达到一个产业链,我们在整个产业链里面有所为,有所不为,中国的数字电视已经到了一个腾飞的阶段,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像数字电视机顶盒在过去的两年当中,数量急剧增加,我们去年一年做了一百零一万台机顶盒,我们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那么到目前为止根据广电总局的统计,全国有600多万机顶盒,刚刚过了600万,7月31号刚刚做了600万,我们自己就做了300万机顶盒,跟全国的量比,我们觉得数字电视仍然在一个起步的阶段,广电总局定了一个非常急进的计划,2008年之前全国沿海地区要达到三千万户数字电视用户,这个计划到今年年底渴望有一千万,到明年两千万,到08年三千万是非常有机会的。

但是现在我们要看到,就是所有的电视观众,今天的电视观众实际上都是我们数字电视产业的对象,他们都会演变成为我们的客户,那么听起来数字电视这个产业非常的美,面对这么大的一个市场,而且这个产业链的结构也非常的简单,从制作、播出、传输到接收,这形成了整个的产业链。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产业链里面有一个环节实际上是要紧的环节,就是大家讨论比较多的,就是一个机顶盒的环节。因为它是一个原来没有的东西,随着数字电视的诞生它才产生出来,其中里面产业链里面其他的环节,制作、播出、显示,在模拟时代都已经有了,这个机顶盒在中国它是一个完全伴随着数字电视而来的产业,我们预计它会达到两千亿人民币以上,而且我们很自豪的可以感觉到,整个信息家电行业里面,别的产业我们都被一些国外的大型企业佛山粘土报价
,受到的制约比较多,但是唯独数字电视机顶盒这个产业,是中国的本地企业有机会跟国外大型企业进行,不叫抗争,进行竞争的一个产业机会,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广电是一个很独特的行业,它那一套形势规则跟国际上的广播行业是不一样的,从片子的审核,到播出的权限都有一套中国国情,就带来了我们机顶盒的一些指标和定义会跟国外的完全不一样,由于有这样的国情使得国外的机顶盒企业在中国完全没有竞争优势成都海信售后服务电话
,大家可以看到,到目前为止中国六百万台机顶盒,国外机顶盒寥寥无几,都是咱们国内本土生产的,原因不是说咱们有加工优势,而是说咱们在掌握国情上有优势,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数字电视产业链构成的基础非常好。

那么如果刚才我们讲到了机顶盒是产业里面重要的环节,而且是一个独特的环节,机顶盒的产业链是怎么构成的呢?有三个环节构成,包括器件,外和的塑料件,同时有一个,跟传统的家电不一样,机顶盒里面软件将占三分天下,它跟传统的,普通的,显示的电视机不一样,它更接近计算机之类的东西,它由于这样一种鲜明的特征,机顶盒是一个前途美好,但是它有几方面的困境没有被摆脱,首先由于机顶盒是一个低价值高性能的产品,那么大家都采用了一种叫做嵌入式的结构,把软件跟硬件紧密的捆绑,这样就造成了到目前为止和的生产效率非常的低,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机顶盒厂家都在以定制的方法制作机顶盒,刚才我们TCL总从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现在咱们应该把软件进程压缩掉,可以做成一个大批量,价钱便宜,性能稳定的集合定,定制型的机顶盒方法严重阻碍了咱们(英文)的优势发挥,大批量上不去,这是一个产业障碍。

第二个障碍咱们机顶盒也陷入一个非常不好的怪圈,这边产业没起来,那边价格上已经开战了,三年前机顶盒价格在一千块钱以上,现在价格在四百块钱以下了,加工费就是15块人民币,市场没有起来的时候,咱们的利润空间已经削的不能再削了,我们没有把机顶盒真正的价值体现出来,大家都从价格上去看它的成本,从成本上去看它的价格,而不是从它的使用价格上去看它的市场价值,所以就逼不得已的打价格战。

第三条,机顶盒现在已经面临着专利大放了,跟咱们的DVD行业一样,包括我都收到了一封律师的函,告诉我们咱们坐下来谈谈机顶盒专利费的问题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把机顶盒产业做上去,这三大困境必须找出相应的对策。首先我们提出一个对策,就是叫做技术策略,通过把机顶盒的结构进行改良,机顶盒的软件进行改良,创造一种叫做开放式机顶盒结构,来做到机顶盒的生产,就是软硬分离的概念,大家都知道PC产业实际上也是一个软件跟硬件相结合的产业,但是我们在座的各位有些厂是做PC的,你们从来都没有遇到过PC要定做的,都是PC卖出去以后装软件,这就是PC软跟硬分开的情况,如果我们做到PC产业的方法,来制作我们的机顶盒,实际上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把机顶盒做成硬件可扩充的,软件是可以下载的,变成一个傻瓜型的家电产业。这样实现了一以后我们会形成一个产业的模式,机顶盒将会出现一种裸机出厂,大大降低生产成本,同时它的软件又是到使用用户那儿自己装,我们PC厂家,PC卖出去以后硬件不坏没有人找他的麻烦,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做机顶盒的人头痛的要命,因为机顶盒出去以后保养任务非常的重,出了问题统统是机顶盒厂家的问题,本来要求1%的,找厂家以后,软件厂家是硬件厂家的问题,互相扯皮,现在用软硬分离机顶盒技术之后,就可以真正实现我硬件出厂的时候,我测试通过以后就不是我硬件的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是软件的问题,有了问题一清二楚,怎么实现这个东西?听起来很美,但是做起来也不难,传统的机顶盒里面麻烦的地方是什么呢?

因为它是一个小麻雀,它所有的软件都必须要跟机顶盒的底层打交道,统统离不开机顶盒的底层,这样就意味着你换一个品种就要换一个软件,反过来它又在每一个城市就不一样,这样就没法做了,PC很简单,PC通过一个(英文)的结构,把它的硬件差异化填平补齐,硬件软件都对应着windos操作系统就起来了,我的PC硬件就完工了。那么我们想象看,如果我们有办法(英文)的概念引入到机顶盒里面,把机顶盒的硬件部分统统都统一起来,无论是中间件,还是应用软件,都跟一个设备层进行交接,设备层就像一个桥,你要过到河对面去,同时它也是一个反方向的桥,我所有的硬件支持不同的应用,我通过这个桥去嫁接,那么这样一来成本就会大大下降。

这样做完以后硬件的扩充性就很容易做,要装一个USB口大家也会心疼,但是我们设想一下大家打开PC看一下,PC有一个槽,现在变成是PCI槽,任何一个硬件都可以进去,今后各种各样的卡,USB卡,往里一插就是从低档变成的了,它中间的不同芯片有不同的解决方案,下面做一个标准通用性的接口总线,就是所谓的(英文),所有扩展的应用就是(英文),上面出场的时候放三件东西,一个是下载器,保证软件的下载,各个电视台都有自己的标准,要统一找到一个接口的协议就可以把自己的对接了,操作系统它是对你机顶盒的解决方面有关系,底层驱动也有关系,这两个东西要自己做,做完以后它到哪里去用关系并不大了,在用户端的时候,他送到用户家里之前一定要打开箱子通通电,插插卡,通过38兆的速度,这个电往上一插,所有的软件全都进去,也不用担心软件发错货了,统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这样做了以后,在座的各位厂家大家就可以分工合作,我们就可以有一批所谓(英文)的结构,他们可以把当地的需求变成软件的对象进行开发,而工厂这边集中力量把的硬件平台搭出来了,的生产组合流程管理好,这样就可以起来,我们号召中国的数字电视机顶盒要做产业化的路,就应该走软硬分离的路,咱们信息产业部为软硬分离做了步,就是机卡分离,就是把条件接收软件的差异化通过一个模块,通过一种软件的接口统一起来,但是大家都知道数字电视应用以后,条件接收只是其中一部分,它还摆脱不个性化的问题,在机卡分离的基础上我们号召的是软硬分离,如果这方面再往前一步的话我们的大产业链就会起来。

第二就是刚才我讲到的价格战的问题,要保证一个产业的良性发展,必须要保证它有恰当的利润,离开这一条任何产业都活不了星力捕鱼游戏代理
,但是这一点我们很可悲,我们一直处于一个买方市场,需求能力和生产能力,恰恰数字电视这个行业它具备一个很好的条件,把数字电视机顶盒不要当成一个简单消费品,要把它当成一个赚钱的工具,它上面能带出很多的商业机会,无论是购物,互动广告,它都为电视运营商带来价值,为电视的使用者带来价值,甚至我们有的地方已经试到什么程度?你看电视拿一个机顶盒回家,它可以在外层,在这种情况之下,人家还会跟你斤斤计较机顶盒的价格是多少吗?他会考虑带来多少附加价值的业务,当做软件的人开发出这样的系列,这时候机顶盒的价格就不是它的元器件成本,这时候大家都可以共享,所以我们倡导的是一个新的理念。它将来是电视机里面一个附加装置,一个小的模块而已,它不会带来太多的产业效应。这是传统电视机里面加的一个小模块。如果广电行业也这么做的话,大家不要期望数字电视能够成为产业,他没有好处,他凭什么掏几百块钱让他赚,天下没有好的事儿,他要干什么,他要干的就是一个增值业务,所以我们号召的是一个开发研究单位,工业制造单位和使用单位,真正的变成一个联盟,今天在座的有些广电的人,但是不多,我建议真正要把这个产业做起来,我们要把广电的人拉进来,请他们告诉我们做一些什么功能进去是满意的,咱们要讨论一下这个东西怎么卖,国外已经有厂商跟我们谈说,机顶盒你别给我压的那么多,我们增值服务里面,要把这个量拨给我,他们也想摆脱中国的价格战,我们在座的民族企业能不能也这样做呢?我建议大家纷纷思考。

第三就是专利的问题,我们做了多了以后就遇到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要把专利的问题彻底的解决掉,我有两个观点,首先我不抗拒专利,专利是一个知识产权,是辛苦劳动的所得,这是对的,但是我反对的是专利,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不讲价,广东话叫打死狗讲价钱,是一个藏獒,所有具备解码的终端产品,04年以前发布的交4五块五美金,没有商量,就是交钱,我说对不起,,我们的机顶盒软应分离里面本身不具备解码功能,而我们的用户不是终用户是电视台,电视台根据营运的模式来选择解码功能的,这件事情我建议跟有关的部门一起来谈,咱们在座的各位都知道,现在毛利都没有两块五美金,这就是恶棍的做法,我建议咱们要拿点东西出来,AS是个好东西,做到的效果一点不比(英文)差,但是咱们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原来我有一个想法,他搞那么麻烦干嘛呢?

如果拿这个态度跟我们商量的话,我就建议做AVS,把它芯片做好了,我们中国有几亿量的需求,哪一家都不敢小瞧咱们,咱们也不会比他们差,有一些技能咱们都具备的,你收专利费一块人民币的话,看你降不降,第二,组建专利池,第二我也号召,在这里咱们所有用(英文)的单位也构成一个联盟,反正我的用户在中国,咱们拿广电总局说话,一起带头,就出一个文件给(英文)告诉他,我们选择你的时候是你没有跟我讲多少专利,现在我们这么大的市场跟你做专利的话,我们要好好谈一,我建议就是两条腿,要自强,自立,把中国的标准做上去,现在我很重视这个事情,因为碰到恶棍他不跟你讲道理的话就不是商业上的问题了,我相信咱们国力的增强,咱们这么大的市场可以跟别人讨价还价的,所以我还是这样,大家构成一个产业联盟,我们作为一个(英文),作为一个应用的支撑者,我们非常愿意跟产业界每一个伙伴进行联盟,这么大的市场大家做都做不过来,我们联合在一起一定能够把这个产业做起来,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