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胡立彪也说大排档暴利

2018-10-28 12:09:14

胡立彪:也说大排档“暴利”

□ 胡立彪

三伏时节夜寻凉,路上行人意彷徨。借问酒家何处有,玩童遥指大排档。

比起远处的山林溪流、沙滩海浪,自家附近的大排档也许是夏天里能留下深刻记忆的地方。毛豆、花生、田螺、羊肉串,还有一盘小龙虾。三五好友,裤衩背心,一杯啤酒是笑语一串,消磨许多时光,直到夜色吞没我们在回家的路上。当然,大排档成为消暑的好去处,在解决了人们夏夜寻凉觅食需求的同时,确也会让一些人生出些淡淡的彷徨来。

社会浮躁功利,让许多人面对大排档也不能淡定。近些日子有不少媒体留意了街边大排档,但与以往把矛头指向卫生安全情况不同,当下的报道更多关注的是大排档的“惊人利润”。某媒体报道“揭秘”称,大排档所用食材大都很便宜,可稍一加工摆上桌就可以获得数倍利润。比如,韭菜的批发价约为2.5元/公斤,大排档店主可以把一公斤韭菜分出8~10盘,平均两三角钱一盘。即使算上炭火、调料及人工费用,也就是0.5元/盘。但平时销售却可以卖到10元/盘,利润为成本价格的19倍。

有如此之高几乎可称“暴利”的利润,大排档老板们可不就赚HIGH了、赚大发了。有这样写:“……每天一到晚上六七点钟,各种大排档就铺满整条街,烤串的、烤肉的、酱大骨的、煮鸡架的、烤对虾的、铁板烧的……伙计们忙得脚打后脑勺,老板们则是数钱数到手抽筋。每年的6月中下旬到9月上中旬为大排档的旺季,近3个月下来,处于繁华地段的大排档,毛利润都能赚到一百万元左右,除去房租和服务员工资,大排档的老板们跳跳脚,都能买台百八十万的路虎揽胜。”

很明显,报道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暴利”的不解,却也被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包围。想想大排档经营者们累死累活,靠出卖体力挣钱,就算毛利高点,也说不上违法,谈不上乱纪,何况食客们也乐得买账,愿打愿挨,这样赚来的干净钱,有什么好不解的?跳跳脚买台路虎又怎么啦?

看经营大排档这种“低贱”生意赚大钱,有人心理不平衡,当然也有人蠢蠢欲动,想加入进来,干他3个月,也挣辆路虎开开。但看别人挣钱是一回事,自己挣钱却是另一回事。生意可能不算难,但有些事项不注意,有些门道不懂,就会出问题。先别算利润的账,把当地有关部门关于大排档等街边经营摊点的条文规定学好了再出来摆摊。你必须得按照规定来,不然遇到城管,他们找你毛病收你的摊那事儿就大了。事实上,任何部门的管理,对于大排档经营者而言都是成本。路虎没挣到,却把自己的平板车搭上了,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更高。

因此,不能光看见贼吃肉,看不见贼挨打。大排档自然难比侯门,但仍有一入深似海之虞,要想在这片海里捞辆路虎,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像北京、上海、广州等这样的大城市,街边大排档因污染环境、卫生安全及扰民等问题,正在被日益严管,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小。即使是二、三线城市,政府部门对大排档的限制也越来越严,生意远非一些媒体报道的那样好。更重要的是,这个行当投入并不大,门槛很低,因而入行者众,竞争非常激烈。真正能赚钱的只有那些地处繁华街区,老板有能耐与管理部门搞好关系的少数摊位。

事实上,大排档作为一种饮食方式,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韩国、日本、土耳其、巴西、法国等一些国家,大排档甚至是其城市许多标志性美食的诞生地。学学这些国家的经验,把我们的大排档管好,而不是只盯着它们的问题,更不是眼红其中个别赚到路虎的“暴利”,让这种夏日记忆能够干净、环保、安全地延续下去,才是正事。

《中国质量报》

梅州万达广场
荣悦台
太湖上景花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