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运营商仍纠结语音IM但注定无法成事

2018-11-02 12:07:27

运营商仍纠结语音IM,但注定无法成事

上线9个月后,易信近又怒刷存在感:宣称其用户规模达到8000万,活跃度30%。易信遭遇并不是偶然,三大运营商每家都先后推出过数个语音IM,但均基本宣告失败。

上线9个月后,易信近又怒刷存在感:宣称其用户规模达到8000万,活跃度30%。

但实际情况是,除了电信与易员工,真正在使用和关心易信的用户早已寥寥,而据易信内部人士透露,易信合资公司实际已处于分崩离析前的状态。

易信遭遇并不是偶然,三大运营商每家都先后推出过数个语音IM,但均基本宣告失败:

中国移动:在运营商这些年做的近10款IM产品中,飞信是接近成功的。2007年5月,中国移动正式推出飞信,卖点是免费发短信,在腾讯诞生前,飞信用7年时间积攒了5亿用户,官方口径称活跃用户曾超过9000万。

不过由于内部利益部门相互扯皮等原因,飞信多年来并没有在产品端进行大的改进,在腾讯推出这一替代短信、彩信、语音对讲、络等移动业务的OTT组合产品形态后,飞信迅速被所革命。

中国联通:联通于2006年底推出超信,但终并未得到有力推广,随着CDMA络划归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于2009年7月停止了超信试用服务。2011年4月,中国联通发布了沃联系,当年8月更名为沃友,三年后,沃友沦为僵尸产品。

中国电信:电信于2009年与微软MSN合作推出天翼live应用,并在其合约订制机中大规模预置,但随着MSN在中国市场式微,天翼live沦为鸡肋。2011年,中国电信推出翼聊产品,并在运营两年后与易成立合资公司,将翼聊升级为易信。经过9个月发展,官方口径称用户规模8000万,活跃度30%。

三大运营商显然都相当纠结于语音IM类产品,其根本原因在于:运营商推出自主IM反击互联企业,相当于用增量业务去弥补减量业务,在没有增加成本的情况下,把用户和入口继续把控在自己手中。这在策略上虽然说得通,但运营商的语音IM却从来没有成功过,分析下来,原因有几个:

1、内部利益纷争。以中国移动飞信为例,从诞生起,就一直活在在影响短信营收阴影下,这是飞信七年都未能向彩信、语音短信、络等产品方向演进原因。作为一款的竞品业务,却从一开始就被锁在了栅栏内,虽具备先发优势但已注定了结局。

2、国有资本不允许有经营风险。运营商本质是央企,为国有资本,其运作方式与民营企业的互联思维完全相同:互联企业可以依靠免费模式圈用户,进行无底线市场攻伐,甚至做出企业CEO在社交络上炮轰竞争对手的营销行为;运营商则完全相反,资产不是董事长或者总裁,也没有试错机制,原则上绝不允许国有资产流失。对于运营商来说。保险的事情就是不违规、不越线,甚至不去做。

3、内部架构混乱。作为国企央企,领导、员工间层级明显,业务做好是领导业绩,出问题底层员工背,且随时可能被划分到其他部门或者子公司。如,飞信早是神州泰岳负责研发运维,但目前被划分到中国移动互联基地,背后其实涉及中移动数据部与互联基地的内部之争,向上甚至涉及更加复杂的问题。对于这样一款拥有5亿用户的运营型产品来说,每次内部架构更换都会伤筋动骨。

4、缺乏员工激励机制。从内部PK掉Q信到今天,已成长为腾讯七大事业群之一,与腾讯游戏、并列,张小龙也从籍籍无名成为事业群总裁,级别至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一跃成为互联界英雄式人物,基层员工也获得了折合28个月薪水的年终奖。反之,对运营商来说,没有领导敢给员工这么多职级与现金激励?还记得当年王建宙力主引入的139移动社区首席运营官罗川么?

5、维新与革命。对于运营商而言,无论飞信还是易信,说到底都是增值产品,并不受到运营商太多重视,是保守的维新。而互联IM与OTT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款瞄准了运营商软肋的革命业务,被冠以移动互联入口的说法,各家企业都不惜重金与资源进行押注,甚至不断去冲击政策红线。保守与拼命,结局显而易见。

6、国内市场容不下第二。强关系属性的IM都有区域垄断特性:市场,没有第二。PC时代到移动互联时代的都是如此。即使在国外市场,也是市场的垄断局面:line在日本、台湾是接近100%占有率,但在韩国却是Kakao垄断。因此,不管是运营商自主IM,还是米聊、陌陌、来往,想翻盘都非常困难,即使是腾讯自家的也被认为早晚被替代。

7、腾讯有一百种办法通过获取收入。IM会取代大笔短信收入,还需要不菲的建设运营费用,这对运营商来说是稳赔买卖。但对产业链超长的腾讯来说,腾讯游戏、应用分发、电商甚至卖个表情都可以通过取得收入,仅和游戏就在今年季度获得了18亿的收入,全年的营收KPI据说是120亿,与每家运营商的短信收入在同一量级。

8、公众平台的巨大生态。公众平台衍生的自媒体生态、服务号生态,在通讯和社交外为带来的巨大用户粘性。公众平台已发展成为一个集O2O、支付、游戏、电商、商家服务、自媒体等丰富的生态。而易信还在纠结要不要做熟人社交还是兴趣社交,单纯对的产品对标已没有任何意义。

意识到该问题的易信来往,也在尝试公众平台,但公众平台已经形成包括第三方企业在内的生态体系,这个领域甚至支撑着不少国内上市企业。单纯模仿产品容易,但在没有流量情况下想复制生态几乎不可能。

总结下:

从时间点上来讲,运营自主IM与OTT,都错过了有可能成功的时间点。只不过,中国联通已经放弃了与互联OTT对抗,转而通过合作一起合围强大的中国移动。而中国移动目前也已基本上在飞信项目上沉默,转而着手去打造VolTE与融合通信,从络升级与订制终端方面包抄后路。只有中国电信,还在固执的走中国移动之前的老路,即使拉上易,又有何意义呢?

工具柜
男童演出服
传祺汽车店天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