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梦里落花谁是主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4:22 编辑:笔名
摘要:他脱下外套帮我穿上,无限爱意的刮下我的鼻子:“你呀,和我妹一样的让人操心。”然后,他紧紧的把我拥入怀中:“娘子,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找到,这辈子再也不容许你跑掉了。” 清晨,我坐在铜镜前梳妆,丫头俯耳对我低诉,昨夜你一直徘徊于我的府门外,我丢过一枝桃花,娇嗔她的多事。
镇里的布庄外,轿夫停了下来,丫头卷起轿帘,对我使了个眼色,轻捂着嘴偷笑,你青衣寒装的守在字画摊前,眼睛一刻也不曾离开过我。回到家,丫头把一幅字交给了我,展开,是你饱蘸浓墨的写着“念”。

我飞快的冲进电梯,还差一刻钟,电梯里除了他,没有别人,他的办公室高我十五层,这就意味着中途不需要停顿,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踩着时钟打卡。
他像是我梦里的人,只是那双眼睛游离。电梯里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他懒懒的一声:“hai”,像波斯猫一样尊容华贵。我在第六层做着普通的文员,如果我不懈的努力,吃苦耐劳,也许有望明年升到第七层,但遥遥的十五层距离是我永远也追赶不上的。

丫头煞白着脸告诉我,今天爹把我许给了一个门当户对的王孙贵族。下个月中旬,就是我的婚期。锈花针深深的轧入我的手指,殷红的血瞬间沾染了我未绣好的那对鸳鸯。丫头捧着我的手在啜泣,我的心早已碎裂,飞到了你的身边。
下雨了,你收拾着字画赶往客栈,丫头早已守候在那里,你接过她手中的那幅血绣,紧紧的攥在手里不放。

我又一次在电梯里遇到了他,这次人很多,把我挤到了他的身边,他微微侧了下身,继续着他的电话。他身上有着很好闻的太阳香味,此时,他正一脸温柔的对着电话低声说:“好了,不闹了,这里的人很多,中午我去接你。”然后,他关上电话,无限宠爱的摇了下头,瞥见了静静伫立在他身边的我,嘴角勾起很迷人的弧线,公式化的说“早上好!”所有的温度在他挂上电话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五天以后,我让丫头再次到客栈找你,客栈老板扔出一个破包:“这些是他的全部家当,你拿走吧,人,我已经给埋了,算是我做了件好事。”
包里整齐的叠着那幅沾满我们血迹的刺绣,我肝肠寸断,不省于人世。
再看到你时,你已经站在了奈何桥上,孟婆冷笑着端过一碗汤给你喝,你将它打翻了,孟婆再次冷笑的端起一碗汤对你说:“你爱她有多深?如果是真爱,又何惧于我的一碗汤呢?”我看到,你喝了。
轮到我的时候,孟婆打量了我许久,然后她给了我一个选择的机会,喝,还是不喝。
我终没有喝下那碗可以让人忘记前世旧梦的汤。

夜晚,刺骨的寒冷,我裹紧了衣服顶着风往前走。一个歹徒从黑暗处向我冲了过来,还没等我呼救,一个男人挡在了我的面前,歹徒吓跑了。转过身,我看到了他。
他脱下外套帮我穿上,无限爱意的刮下我的鼻子:“你呀,和我妹一样的让人操心。”然后,他紧紧的把我拥入怀中:“娘子,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找到,这辈子再也不容许你跑掉了。”

共 11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错位设计构架着情节的脉络,这创意是可取的,但无须刻意追求过于的隐晦,似乎更好些。【责任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 -10 18:06:02 我加了你的QQ了呢,怎么不见回啊。问个好儿童口舌生疮
小孩中暑怎么办
幼儿小便黄
一岁宝宝营养不良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