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韩娱之光影交错 百二十章 伸往娱乐业的触手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4:32 编辑:笔名

韩娱之光影交错 百二十章 伸往娱乐业的触手

高大上的id让唐谨言和朴素妍一头雾水不明觉厉,本着相信这么德高望重的教授不可能坑人的原则,很是庄重地注册了账号。

房门外适时响起了大批人马回来的声音:“哎一古……真是累死了。话说今天素妍是不是出院来着?”

“放心吧,oppa肯定去接她了,还用你操心?说不定现在已经在浪漫约会中了。”

“诶,你说现在到底喊姐夫还是喊oppa啊……”

“感觉喊姐夫总会想到一些事……反倒没有oppa喊着顺口了。”

“嗯嗯,同感。”

“你都喊oppa我怎么办啊,我比他大好不好……”

“没事没事,反正你十五岁。”

李居丽的声音响起:“你安静点啊,oppa在素妍屋里呢。来来来,我有话和你说。”

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小了下去:“诶?在素妍屋里?那个那个吗?”

“应该不会啦,怎么也等晚上睡觉再说啊……”

“胡说,等那时候恩静去哪睡?”

“咳咳,这要让我睡大厅沙发是很甘愿的……”

“真是甜心软妹啊……是不是让你一起也甘愿啊?”

“去你的,你才想一起吧花蛇大姐头……”

一片笑声中,声音再度小了一层,大约是进了李居丽的房间关上了门,再度隔了一层真是再也听不见了。朴素妍脸蛋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愤愤然道:“都是你,白日宣**,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唐谨言伸了个懒腰:“我看大家接受度还是很高的嘛,没人笑你啊

。”

“真是……”朴素妍无可奈何,起身穿衣服:“居丽找大家干嘛来着?”

唐谨言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居丽找大家说什么,无非是他之前表示过的那些而已。他也起身穿衣服:“我留宿这里终究不便,还是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朴素妍颇为不舍地挽着他的手,目光很是留恋,但也知道留宿确实夸张了点,难道真赶恩静睡大厅啊?她低声道:“我跟你回去?”

唐谨言笑着拍拍她的脑袋:“你明早不是还想去医院看小八?先这样吧。明天我约你。”

“嗯。”朴素妍依依不舍地送他出门:“不和大家打个招呼再走?”

“没什么了,以后常常见,这些虚礼没意思。”唐谨言捉着她的纤手吻了一口:“好好休息,晚安。”

“晚安。”朴素妍脉脉目送他的身影大步消失在走廊尽头,眼里尽是留恋。这才分开呢,又开始满怀期待明天的见面了。

爱上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好奇怪。

直观的体现是,他在的时候,满心都是欢喜,什么都顾不上去想。可他离开了,这才感受到某处火辣辣的疼,才恍然想起,自己今天新橙初破来着,刚才这么长的时间居然完全没感觉……

朴素妍脸红红地关上门。才转过身就吓了一跳,五个姐妹一溜站在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的模样,啧啧有声。

“好留恋啊……”

“好甜啊是不是?”

“我觉得这只素妍和我认识的不太一样,要不要检查一下有没有被人掉包?”

“怎么检查?”

“看看是不是完整的就对了……”

“很有道理……”

朴素妍深深吸了口气,高音爆发:“你都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

姐妹笑闹了一阵,慢慢又安静下来,互相看看,都很郑重地看着朴素妍:“对oppa好点儿。”

朴素妍怔了怔,下意识看向李居丽。李居丽微微一笑:“别总想着让给恩地了……是你的大家没话说。要是别人的……怕是有人要动手抢了……”

朴素妍咧了咧嘴:“比如你?”

李居丽沉默片刻:“包括我。”

*****************

“入股m?”郑舜臣看着面前的李允琳,皱眉道:“拜托,我一汽车的,和音乐经纪公司有半个韩元的关系吗?就是招车模也不找那么贵的啊……”

李允琳抿着咖啡不说话。他可不信郑舜臣不知道其中的意思。

“好吧好吧……无非是你不想直接和李在贤产生瓜葛,希望通过我缓一手吧?”郑舜臣无奈道:“但我对这行一窍不通,怕是会误事,我想想找个谁帮衬一下……”

李允琳道:“千昌明怎么样?”

“唔……做媒体的好像听起来很搭边。”郑舜臣哭笑不得:“可他家《首尔时报》是英文报纸,面向的是国外顾客,主打的是翻译摘抄。和娱乐业有什么牵扯吗?”

“终归算是文化传媒行业之内吧,总比你我内行些。”

“行,我问问千昌明。”郑舜臣蛋疼地翻出:“我看看那tara长什么样,是不是真一团天仙了,让你家唐谨言这么在意。”

李允琳无所谓地耸耸肩:“跟长得什么样关系不大,谨言真要美女还怕没有啊?”

“唔……老大全宝……我勒个去这是老大?”郑舜臣差点没跳起来:“这不是个萝莉吗?”

李允琳没好气地瞪着他,只见这厮愤怒地站起身子:“金光洙这种蠢货,这么萌的萝莉都不懂好好保护,让人家受委屈!这事老子管定了你放心吧!”

李允琳额角冒出线。

郑舜臣仿佛反应过来,急忙赔笑道:“咳咳,这只是对萝莉的天然爱护,我喜欢的还是uli允琳嘛……”

“滚!”

*****************

“m?没兴趣。”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斯文年轻人慢条斯理地修着指甲:“破不拉叽的小公司,掺它的股都掉价。”

“千昌明你是不是傻,眼见唐谨言正在崛起,仁川日进斗金,加深合作不是我的共识么?”郑舜臣道:“不借着这种小事先合作合作,以后凭什么涉入更深的东西?”

“好吧……”千昌明推了推眼镜:“话说那tara什么魅力啊,唐谨言那种人,什么女人没见过,至于那么在意吗?”

“咳……其实还算不错……”

“连你也这么说?”千昌明摇摇头,也掏出查了下资料:“咦……这狐狸精脸勾魂啊,这小腰啧啧啧……这个叫啥来着……”

“朴孝敏吧?你先把口水擦干净了再说。”郑舜臣无奈地道:“想合作呢,就别碰人家的女人,不然那不叫合作,叫找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不代表我就有非分之想对不对?”千昌明义正辞严地拍着桌子:“我是那种人嘛?”

“行了行了,我还喜欢那个萝莉样呢,还不是只能想想而已。”郑舜臣不耐烦:“说说这行怎么搞?”

“虽然明白了唐谨言为什么紧张这些妞……不过我还是要说,m没意思。”千昌明收回,又回复了那份修指甲的从容:“直接想办法入股它的母公司m吧,这玩意才是大有可为。”

“m……”郑舜臣翻找了一阵,目光落在m的资料上,认真看了几分钟,微微颔首:“确实有点意思,比m那点破玩意有趣多了……”

“不过m的股份估计不那么容易拿。”

“这点我倒是很有信心。”郑舜臣微微一笑:“你以为李在贤不知道我代表的是唐谨言?”

千昌明失笑道:“说来也是有趣,一个混起家的孤儿,居然真的逐步开始搅动风云。tara事件乃至后期的报复,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作他的一次实力宣示,仔细想想发现居然已经很强大了。在李允琳跟他的那年,谁敢想到会有这一天?”

“因缘际会,有很多巧合,也有各方不知不觉的纵容,也有他自己的本事。他眼下依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能不能顺利突破藩篱,还要看一个人。”

千昌明微笑不语,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今天的报纸头条上:《朴槿惠再度强调“国民幸福”为先的政治主张》。(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