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十六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51:05 编辑:笔名

十六  清早上学,杜鹃问湘明:“我发现你对国兴的感情有些特别。在球场上表现尤为突出。是这样的吗?”湘明回答:“是这样的。”“仅仅因为你认为自己跟他是‘同类’吗?”杜鹃嬉笑笑地逗趣着问。湘明知道杜鹃坏,但不跟她计较,笑笑回答,说:“有这层意思在里面吧。但,主要还是我曾经跟他有过缘。我还欠他一份情呢。”“你还欠他一份情?这是怎么回事?”杜鹃问。“说来话长,那是两世以前的事了。”“两世以前的事你都知道?”杜鹃睁大眼晴惊诧地问道。湘明反问:“你觉得奇怪吗?”杜鹃无语。  湘明说:“话说,那还是唐朝时候的事情,具体是什么年月我己无法清晰知晓,只知道是在唐朝,我不想花太多的能量去了解它。所以仅仅知道这些而己。他曾救过我的命。”“他曾救过你的命?”杜鹃更加诧异地睁大眼睛问。湘明说:“是的,有一段情景在我的‘天眼’内清晰可见。”杜鹃问:“什么样的情景?”湘明说:“一日,我骑着一匹高头红马,从一条集镇上通过,因为人多,结果我被突然杀出的几位彪形大汉团团围住,打不好打,怕伤着群众;跑又不好跑,到处是买卖东西的百姓。这时,斜刺里从一幢‘春园’楼上跳下一名好汉,动作之快是谁也没有防备的,用手中的‘流星球’三下五除二就将对方全部击倒了,而且我观察到,击中的部位全部都是要害部位,如:太阳穴、手腕、膝盖、甚至胸部、剑锋……并且反应迅速,跳上我的宝马,重拍我的马臀,骏马飞驰而出……我知道他就是现在的董国兴。”  杜鹃问:“真有这等奇缘?还是今世的同学?”湘明说:“这很正常啊。常言道‘无缘不聚’、‘缘尽自分’、‘千年修得同船渡’就是这理。”杜鹃说:“明白,明白,那后来呢?”“后来,……他在‘列岛之战’为国殉职了。”湘明说。杜鹃有些悲哀,无语。  湘明说:“他已转世三世了,我才转世两世,可见我的罪孽比他还深重,他的毛病就是‘好色’。别的什么都好:爱国、尽职、孝敬父母、侠义同事……人之所以会在这世上转,就是因为上帝希望我们在‘轮转’的过程中,能改掉自己身上的毛病,可惜,世人不醒啊!累世轮回。国兴只在本性的驱驶下,因一本《青春日记》引诱,老毛病又犯了。因此,今后引来的劫难只能他自己承受了。上世他不是‘好色’也不会‘战死列岛’。”杜鹃问:“这有关系吗?”湘明说:“当然,凭他当时的武功怎么可能战死呢?但,生死天定。”  走了几步杜鹃又问:“即然,你知道别人的‘前世今生’,那,你一定能知道你我可曾有过缘份?”湘明说:“有的,只是一测到你我的前世我就心乱如麻,测不下去。仿佛事情很多很杂,不堪回首……”  朝阳如血,洒在群山大河之上,也洒在他俩的身上,杜鹃怅然若失,不再问话,湘明也无语,双双默默地向学校走去。    早读课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班主任让杜鹃和湘明一同去办公室找邓梅老师。邓梅老师是理化组的组长。进了办公室,邓梅老师笑盈盈地望着他俩,热情地请他俩坐。坐定后顺囗说了一句:“看到你们俩,我就觉得爱,两位宝贝,我谁也不想丢下……但人员有限,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你们两个谁去参加市里面的‘物化竟赛’更好呢?你们发表一下意见好吗?”湘明反应很快:“当然是她去更合适,我正参加着年段的篮球竞赛呢。”邓梅老师说:“说的也是,但我太放不下你了,你的成绩跟她一样啊。你们是老师的两块宝。湘明杜鹃咪着嘴笑,没说话。邓梅老师说:“那就这样定了吧,由杜鹃同学跟二班的王兰同学去。下午自习课开始,我每天给你俩复习一下。一个礼拜后参加竞赛。杜鹃点点头表示同意。他俩临离开办公室时,邓梅还爱抚地将湘明的手臂捏了捏,将杜鹃的肩头揽在怀里,象好朋友似姐妹地送他们走出办公室。  中午放学的路上,杜鹃问湘明:“湘明哥,其实你的成绩比我好,为什么一口回绝了邓梅老师?”湘明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你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人来世上就应该快乐地玩一回’吗?”“记得啊。”杜鹃答,“这跟‘竟赛’有什么关系吗?”“当然有,怎么会没关系?”湘明解释地答道,“就拿球赛来说,我开始只是抱着娱乐的态度玩一回,可谁曾想到,场预赛,八班就拿出了命来拚,还打伤了我们几位同学,魏峰也拿肩膀来撞我,事情完全变味了,有人欢喜,有人伤心。没意思。”杜鹃听了哑口无言。湘明接着说:“如果我去比赛肯定拿,因为我现在就能用‘天眼’将试卷复制一份出来,如果是为了拿名次的话……”杜鹃说:“话说得也是,事情变味了就没什么意思了,更何况世人历来都是将‘功利’看得很重的。”“所以,我们关健是怎么解放自己,升华自己,别跟世人一般见识,让自己变得更洒脱、自由些。”湘明说,“参不参加比赛又有什么关系呢?”杜鹃说:“说的有道理。”    中午他俩到“山苍树练功场”时,翠花正从远处急匆匆地滑行过来,语无伦次地对湘明着:“很远,山渊里有山麂受伤,黑子正守着,上不来。”湘明也急了:“难道它还敢杀生?”翠花解释道:“是它自己摔伤的,黑子正想救它,上不来。”湘明明白了:“那,你前面带路。”翠花掉头而行,速度飞快。湘明口念咒语,牵起杜鹃的手,飞奔起来,身体前面的草木,似麦浪在眼前闪开一条大道,情形就似一梭飞艇在破浪前行,人过之后草木又迅速恢复原状。翻过三座大山,越过两条沟壑,总算在第三条沟壑的峭壁深渊间见到了黑子和一只受伤的小山麂。小山麂的眼光中充满着惊悸和痛苦,东张西望,不住地叫喊着:“咪,咪——(妈,妈——)”时不时地朝峭壁顶上望去。湘明这时才回过神来,向峭壁顶上一望,原在山麂妈妈正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踱来踱去,时不时地抬起前腿,敲打着岩石,一副着急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从山上下到深渊还有几十米的陡峭距离,湘明让杜鹃立定别动,自己口念咒语,寻着可行之路,缓缓地向黑子和小山麂靠近。只见山沟处长满了密密的芦苇和野巴蕉,弄不好就割手,地也是软绵绵的湿地或湿滑长满青苔的山石。湘明这时才注意到深渊处传来潺潺的山泉流水的声响,到处湿漉漉的潮气夹杂落叶枯枝发酵后的霉臭味令人窒息,呼吸困难。但,湘明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口念咒语急匆匆地往下赶,翠花就跟在身后,身手敏捷的样子。  下到沟底才看清,原来小山麂是摔段一只右后腿,断了的骨头已刺破皮骨,但流的血并不多,也许是黑子为他包扎及时的原故。似乎情况要比湘明想象的好许多。湘明俯下身去一看,只见黑子为小山麂包扎用的草药是山间古树上,随处可见长着的“接骨草”的茎,湘明觉得他使用药草对头,而且已被黑子用嘴嚼的糜烂,包裹在伤口的四周,可见黑子平时跳皮,做起事情来还是很细心到位的,湘明夸奖地摸摸他的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立起身来,朝山崖上百米外的一棵古树一伸手,便又抓来了两棵“接骨草”,他蹲下身子,用手将草药捻碎,放在一片巴蕉叶上,拆下黑子原有的包扎,用双手握着小山麂受伤的伤囗,意念:伤口恢复。一会儿,小山麂便安静下来,似乎不再痛疼,湘明再将草药为他敷上,用巴蕉叶包扎好。嘴里说到:“我们回去吧。”翠花温顺地点点头,黑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说:“等等。”便朝右面陡峭的山崖上爬去,湘明问翠花:“怎么回事?”翠花说:“我们原本是来采灵芝的,想用灵芝身上长成的天然‘白粉’,化解身上的毒气。结果就在山谷里发现了小山麂。”湘明笑起来,说:“看不出你们还有不少草药知识,还知道灵芝‘白粉’的化毒作用。”翠花答道:“我们蛇类在山间行走都知道一些草药知识的。”湘明投去赞许的眼光。说话间,黑子已从山崖上下来,嘴里叼着两朵鲜光的灵芝,黑亮的叶面上长满了白色的粉末,湘明明白这种灵芝是很难寻得的,于是夸奖道:“不错!黑子,很历害!”黑子含着灵芝傻笑  上了岸湘明让杜鹃她们等等,自已抱着小山麂跑到离小山麂妈妈不远的地方,用山麂语不知跟小山麂妈妈说了些什么,但杜鹃她们想也能想得到,总是说些将小山麂带回养伤的说明。山麂妈妈尽然同意了,还一起走了过来。走到身边大家才发现,山麂妈妈的个头并不小,足有近一个人高,是一个大体魄。还暗示让杜鹃坐到她的背上去。湘明嬉笑着说:“连山麂妈妈都看出你是一个跑得慢的人,就别客气,坐上去吧。”杜鹃犹豫了一下,还是愉快地爬上了山麂背。湘明在前面开路,一行火速返回。骑在山麂背上的杜鹃,有一股童话公主的神气。  到了“山苍树练功场”,湘明寻了一个背人眼的芦苇丛,在其间用干草为山麂母子做了一个舒适的窝。并用鹿语对山麂妈妈说:“翠花,黑子都是有修行的好蛇。从它们救你的孩子就可以看得出,它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安心让孩子在这里养伤。明天我们还会来看望你们的。山麂妈妈信任地点点头,眼中含着感激的泪水。    高一【三】班篮球四强赛的对阵对手尽然是隔壁的四班。球赛一开场,三班就明显占了上风,团队整体意思极强,传球极端到位,且神出鬼没,球影飘忽不定,让人捉摸不透,四班的队员觉得根本无法防手,从没见过这样的打法,许多见所未见的怪招让人无可奈何,这时马老师才想起那日训练时他与林老师的对话:……队员强烈要求放松,放松就放松呗!他气愤地跑到林老师面前:“你这骗子,还‘放松’呢,明明是在练什么怪招,还满天过海。”林老师不无得意地说:“孙子兵法曰,兵不厌诈,谁叫你相信了‘敌人’。活该。”气得四班马老师无话可说。结果当然是三班大获全胜,而四班输得狼狈不堪。  高一【三】班顺利进入决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把个林老师乐的嘴都合不拢,拍着队员的肩膀说:“好样的,好样的!”特别走到程湘明面前:“你,了不起!”摸了一下他的头,竖起大拇指。    湘明先来到渡囗,告诉老伯说:“老伯能再等一下吗?我的那位同学还在学校复习,准备参加市里的比赛,马上就到。”“行啊,怎么不行?只要你们要坐,我就等。”老伯说。湘明说:“真是太谢谢您了!”老伯上船时身体摆了一下。湘明关切地问:“您的脚怎么了?”老伯答:“昨天撑船离岸时,腿踝不小心拐了一下,正痛着呢。”湘明说:“没关系的,我会按摩,我来帮你按一下就好了。”一通按摩下来,老伯不仅不会痛了,而且,感觉完全好了。不禁感叹:“小伙子,你真是神了!”湘明笑。  这时杜鹃到了,大家一同快乐地过河。 共 40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保守治早泄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顶叶癫痫病怎么治疗较好

上一篇:八一的枪声

下一篇:主角不是你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