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江南小说赌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5:55 编辑:笔名

题记: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因为故事就是故事。    记得一次娘亲的一位朋友(一位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净利落的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来到家中做客,闲谈中聊起这样一个故事,据她说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娘亲的这位朋友的父亲身上。  这是位于辽宁中部的一座小村子,它隶属于某城市的郊区,这座村子里居住着几百户人家,这里的人们还是过着早出晚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这里的民风淳朴,虽然生活上都是靠种地为生,但每个人都很满足,尤其是体现在过年的时候,村子里的人们更显得和谐,融洽,人人都忙着走家串户地拜年,人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本故事的主角,也就是俺娘亲这位朋友的父亲该出场了。  说到她的父亲,(刘姓,在后面简称老刘。)他继承了上一辈的优良传统,为人和气,见人不笑不说话。一张黑红色的脸膛,展示着农民的辛劳,两道浓眉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挺直的鼻子下是一张有着两片厚厚的唇的嘴,虽然已年近六十,但长年的田间劳动,造就了一副好身板,人前背后,腰板永远都是“倍儿直”,只有额头上的白发以及脸上那一道道的皱纹,才对人们昭示这位老人的真实年龄。  其实老刘当年在亲戚中也算是有本事的人,因为他家里养着四套挂的马车,每当附近村镇有集市的时候,他都要在头一天把他那四套挂马车仔细检视一番,把那牲口槽子里多加硬料。到了第二天,他端坐在车辕上的棉褥垫上,一把长杆大鞭子在空中挽了个花儿,一声清脆的鞭响,四套挂的马车在挂在牲口项子里的铜铃中发出的悦耳的铃声中绝尘而去,当日头向西转的时候,那悦耳的铜铃声又会在村口响起,马车上装着日用品满载而归。  老刘的家境确实很殷实,老刘在闲暇的时候喜欢与同村的老哥们儿聚在一起斗纸牌(他只在闲暇的时候玩,平时绝不玩的,但要玩上了,瘾头却特别大,常常是一宿一宿地玩。)那种纸牌是以《水浒传》的人物为背景的,就如先进的麻将般分为“饼,条,万”。与麻将所不同的是牌里没有“花牌与风牌”只有“红中,老千,和百花”,这三种花色牌。每张牌上都画着《水浒传》里的人物,记得我小的时候,姥爷曾抱着我,拿着牌告诉我哪张是“宋江”,哪张是“林冲”,哪张是“鲁智深”……村里的人大多数都喜欢在闲暇的时候斗几把,而且也带着彩头,一般都是赢一些烟卷啊糖块啦什么的,当然也有赢钱的,数额都不是太大,只是为了寻求一种刺激,但当时国家正严令禁止赌博,也狠抓了一批,故一些好赌的人都开始偷偷地玩,再也没有大张旗鼓地玩了。老刘也因此有近半年没有摸过牌了。  话说那是一个入夏的夜晚,老刘走亲戚回来,因为亲戚的盛情,在亲戚家多喝了几杯,原本亲戚是不让他走夜道回来的,但老刘觉得因出门时没有对家里人说明晚上不回来,怕家里人担心(那时候别说手机了,就是连固定电话也不是谁家都有的,何况是农村),因而拒绝了亲戚的好意,借着月色,赶着他那心爱的四套挂的马车往回赶,一路上凉凉的小风吹在脸上,加上适才喝的酒很是舒服,不觉得心中高兴,将身上的褂子纽扣解开,敞着怀,嘴里哼着戏文,甩着鞭子,很是得意。  马车离村子越来越近了,眼见就要到村头的那片坟地了,老刘突然发现坟地里有一团光亮,似是一盏灯笼,老刘顿时觉得全身的汗毛孔瞬间收缩了,头发根发乍,酒也醒了一半,双手紧紧攥着鞭子杆,紧张地望向光亮处。待到近了,耳中却传来阵阵“吃,杠”的声音。  “莫非有人在坟地里斗牌赌钱?”老刘暗想。  因为禁赌的风很紧,村里已经没有人敢在明面上玩了,但老刘也听人叨咕过有人在野外聚赌,而且时间都是在晚上,但听说终归是听说,并没有亲眼所见,今天看来这倒是真事。  “不过这些人的胆子也真够大的了,居然敢在坟地里玩!”老刘自己嘀咕着。  想到这里,老刘将四套挂的马车在路旁停稳,把手闸拉紧,循着声音走进坟地。  这是这片坟地中一座较大的坟茔,六七个人正坐在坟茔旁的空地上,头顶用一根木棍挑着一盏纸灯笼,在灯笼的光亮下,几个人正在斗纸牌。  老刘轻轻咳嗽了一声,几个人听到声音,急忙转过头来观看,老刘借着灯笼的光亮发现这几个人都不是本村的,因为本村的人老刘从老到小还没有几个不认识的。见自己打扰了人家,老刘马上陪着笑脸连声道歉,并说明自己的来意。  让老刘没想到的是,这几个斗牌的人很是热情,听到老刘说明来意,不但没有表现出反感,相反的却邀老刘一起玩几把,老刘看了看那几个人,长得都很面善,并不像是坏人,自己也确实很久没玩了,手痒了起来,于是欣然接受邀请,坐下来与几个人一同斗起牌来。  那天老刘开始手气不太好,身上带的钱有一半到了那几个人的手里,但后来运气似乎又回来了,接连几把好牌,让那几个人输了不少的钱。就这样,牌不停地在玩,钱也不停地在几个人的手中做着拉锯战,在子夜时分,有一个人输光了自己的所有的钱,而老刘的口袋里却装得鼓鼓的。  “不玩了,今天的手气太背了!散了吧!”输光钱的那个人伸了个懒腰说道。  老刘是赢家,本来就想见好就收,却不好意思先说出来,此时一见有人提议不玩了,马上也装出困倦的样子,并表示赞同,见其他人都没有异议,老刘客气了几句离开了坟地。  老刘赶着马车进了村子,心里那个美啊,没想到误打误撞不但过了斗牌的瘾,而且斩获颇丰。  老刘哼着戏文将牲口赶进圈里,然后晃着脑袋开门进屋。  “你咋才回来?”老伴儿还没有睡,坐在炕头正在等着。  “嘿嘿——”老刘眨了眨眼睛,神秘地说道:“去把孩子都叫来,我有个事要告诉你们!”  老伴儿拗不过他,去把孩子们都叫了来。  老刘兴奋的眼睛里闪着光,“我今天赢了钱了,从来没有赢过这么多,足够我们全家过半年的了。”  “真的?”听说老刘赢了这么多的钱,全家人既吃惊又兴奋。  “嗯,你们没看到我这两个口袋里都是鼓鼓的吗!”老刘边说边把手伸进口袋,突然,老刘的脸变了颜色,嘴唇也开始发抖。  “你这是怎么了啊?”老伴儿焦急地问道。  老刘把双手从衣袋里拿出,并没有说话,但双手乃至全身都在不停地发抖。全家人望向老刘的双手,只见老刘的手中赚着的哪里是什么钱币,而是给死人烧的纸钱。  待到天明,家里人按照老刘说的地点找去,发现在那座较大的坟茔旁的空地上,还有一些钱币丢在地上,这些钱币就是老刘输出去的钱。  老刘因为这事得了一场大病,待到病好之后,老刘下决心不再参加任何赌博了,一直到老刘离开人世的时候,他也没有再摸一次纸牌。  老刘这故事是在俺娘亲的这位朋友在老刘病倒后回娘家探视的时候听到她自己娘亲说的。 共 26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如何预防精索静脉曲张的产生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云南癫痫正规医院

上一篇:另一个自己5

下一篇:七律忆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