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比天空还遥远的你

发布时间:2019-06-15 02:53:43 编辑:笔名

比天空还遥远的你

作者:小寂寞、凉薄 她走的时候,在书桌上留下了一封信和一朵洁白的栀子花。 我在她离开之后拆开了那封信,里面只有一句话:说好永远的,但是,对不起,我不得不离开。 前言。 一、因为有你,所以我才有恃无恐。 禾糖,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的风雨,和她在一起,我可以很放松,可以肆意的嬉戏打闹。她知道我只是一个孩子,需要依赖人,占有欲很强的孩子,她知道我多么的没有安全感,她知道我害怕失去,她知道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面具藏着一颗多么敏感的心,所以,她就成了我坚强的后盾。 禾糖,是个很细心的孩子,她随便说一句话,都能把我感动的死去活来的。她是个勤奋的姑娘,很会为家里节省开支,每个周末她都会去学校附近的小店做兼职。我不在学校上的时候,也会跑去她兼职的地方看她,然后,坐在店里一杯奶茶都可以喝很久,久到旁边新来的客人都喝完走开,我还有半杯没有喝。有时候,我也会像她一样去找兼职,为家里节省开支,但是每每到,我都会把老板发的工资花的光光的,一个星期,一百二十块钱就没有了。然后到了周末,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兼职,而不能像其他同学那样对着电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和糖说,不月色,要不我们把兼职得来的钱存下来,毕业之后一起去乌镇吧。听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饭店里吃力的换着餐桌上被弄脏的桌布,所以,我当时的反应有些迟钝,直到她又说了句:你不愿意吗?我才心急的点着头,我愿意,愿意的不得了,怎么会不愿意呢。 禾糖叫我不月色,是因为我们百度的id就叫禾糖不月色,因此这个名字也成了我们绰号。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禾糖喜欢荷塘月色这首歌,而我觉得如果们俩的百度空间叫那个名字就显得太俗气了,于是,在我苦苦想了许久之后,我得出了这个名字。 禾糖不仅是我的朋友,她还是我同桌。我是个爱闹的孩子,所以有时候心血来潮的时候,我会偷偷的避开老师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在桌子上用削铅笔的刀子刻下我们俩的名字,看着禾糖想要阻止我的动作,我眨着眼睛看着她信誓旦旦的说:这是我们友谊的见证哟,一辈子,永远。 只是,后来,这些都成了曾经。 曾经,我翻着厚厚的饶雪漫的小说集,坐在夏日树荫下的椅子上,我对禾糖说我也要写作,我也要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而她坐在我的旁边,拨弄着她的吉他,扬起一阵好听的旋律,听到我的话,她侧过头看我,眼微眯着,很好看,碎碎的刘海很随意的撘在她额头上,然后,我听见她说:你想好叫什么名字了没有?我眨眨眼睛笑着,故作神秘的走到她的面前,得意的把早就想好的名字晾在她的面前:禾糖不月色。她问我为什么叫这个,我记得我当时是这样子说的:因为你是我的禾糖,而我是你的不月色。我想那句话是我当时能想到的,煽情的一句话了,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感动禾糖,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而那些努力没有丝毫的做作。 禾糖说她的梦想是环游世界,带着她的吉他,带着简单的行李,在阳光的照射下迈向她向往的世界,而我,自私的不得了,我不允许她离开我,所以我时常跟着她,她去到那里,我就跟到那里,因为我怕她一个不小心趁着我不注意,就离我而去了。禾糖时常说我缺乏安全感缺得像个神经质。但是,她并不知道,我的敏感来源于小时候。还小的时候我就特别粘人,时常粘着爸爸,而爸爸为了不耽误上班,面对着我的黏,他只得撒谎说他不去工作了,让我去屋里给他拿故事书,他会念给我听。我听到他说他不走了,就高兴的去屋里找书,只是,当我屁颠屁颠的把书找到,跑出去找他的时候,他却出门了,连带着他平时骑得自行车。也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就变得特别害怕欺骗和变得敏感。 禾糖弹得一手好吉他,天生一把好嗓子。在早读课的时候,当所有孩子都在背诵课文时,她就在那里唱歌,唱的浑然忘我,而我每次都要一心两用,一边堤防着老师的突然出现,害怕一个不小心禾糖就会被老师抓走了,一边还要背诵古文,因为担心上课老师会考察。有时候,禾糖会在自习课的时候戴着mp3听歌,悠然得不得了,有时候,她会给我听她喜欢的歌,然后我知道了她喜欢周杰伦的歌,喜欢他温暖的声音。 禾糖是我的邻居,而我和她的朋友关系也是因为她是我的邻居而开始建立的。本来我和她的距离是八辈子也打不着的,但是,后来由于我们家做了新房子搬了家,于是就和她成了邻居。那个时候,我们还在读初中,那个时候很流行大头贴这种东西,而我喜欢潮流,就拉着她去拍了很多的大头贴,各式各样的搞怪姿势。所以当我们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她因为没有把饭做好而被阿姨骂了一顿。看着她低着头不说话的样子,我很愧疚,但是,她却抬起头对我笑说没有事情。 二、遗忘是个很漫长的时光。 我不是个煽情的孩子,我也不是个矫情的娃儿,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特别的没有心,时常忘记别人交待好的事情,也时常忽略别人对我的好。所以,在青春的这条路上,我注定要错过很多的人。 是的,我们都会长大,长大了,很多事就不是两个人的事了。比如说梦想。 禾糖说:不月色,我要去厦门了。 当我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她正拉着行李站在我家门口,眼睛红肿着。而我看着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我觉得她背叛了我。 她走的那天,刚好下雨了,我坐在候车厅里,看着从伞柄里流出了的雨水,不言语。然后,我听见禾糖开了口:不月色,我不是在赌气,我只是想去完成自己的梦想。我知道我们的梦想不同,我不能留在原地,而你要学会独行,所以 我不看她,我看着伞和那些淌在地上看起来还算清澈的雨水,然后我听见了自己哽咽的声音:你不得不离开,而我不得不留下,所以我们不得不分开,是吗? 这句话,是独木舟写过的,但是,我从不曾想过会在我们身上灵验。 是的,禾糖走了,为了她的梦想,而我不能够让她驻足,因为,连她的爸妈都没有能力阻止她追求梦想的脚步。于是,她在栀子花盛开的夏天,去了她一直都向往的厦门。厦门,那里有一个很好的音乐学院,我知道的,那个地方是禾糖的梦。 在禾糖走后,我剪掉了自己留了很久却仍旧不是很长很黑的头发。是的,我亲手剪的,所以不是很好看。而禾糖的离开让我知道,遗忘,是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我想禾糖不会知道我经历了多长时间的折磨才去习惯没有她的生活。 冷饮店的客人络绎不绝,奶茶的价格也不断上升,而我也再没有进去过,只是当那些手拉着手从里头出来笑的十分灿烂的女孩时,我却嫉妒了。但是,看着她们越走越远的背影,却忍不住祝福,希望她们可以这样子直到年迈。我还记得我对禾糖说过的,我们要做很久的邻居,一直到老,然后在年迈的时候带着一家出去郊游。而现在,恐难实现。因为在禾糖走后,他的父母也因为工作关系而搬离了住处,我还记的那个时候,她妈妈对我说:其实在高二的时候,她们就决定了要搬家,只是禾糖不愿意,她固执的要考完高考才和他们走。于是,我也终于知道,原来我们之间的分离是注定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可是,我还是很难接受,很难接受大概以后不会再见了,所以,我每天都神经病似的对自己说:你再也不会遇见那样的人了,所以你要好好生活。 其实写这些文字,并不是我要故意写的这样阴郁。突然想起这段往事,只是因为那天晚上我对晴初说:如果我真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话,那么我希望的就是记不住你,因为记不住,我就不会难过。因为,我真的不能再难过,真的,我太害怕难过了,所以我就每天都装的很开心的样子。 因为我记得自己难过的时候,是在踏进新学校的时候,遇见高中同学,她特热情的问我:阿诺,糖呢,没帮你拿东西吗?然后,我就变得不知所措了,我以为自己已经好了,但是,我发现我错了,因为如果你曾经把一个人拿命珍惜过,你就不可能轻易的在时间的推搡下放下一个人一段感情。 【我要纠错】 :兔子

西宁脑瘫医院
鱼鳞病
月经过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