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流年这才是俺的兄弟小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45:27 编辑:笔名

世上的事,就这么奇巧。三国时的刘备、关羽、张飞三兄弟,若干年后,竟然投胎在同一家。于是,成就了一段传奇故事,被人们广为流传。   明末清初,乌蒙山脚下一个叫贾摄迪的小山村里,村西头贾大爹的老伴徐苟籹生下了第三个儿子。   此时正是寒冬腊月,漫天飞舞的大雪覆盖了乌蒙大地,这个小山村一夜之间就像消失了一般,几乎被雪全覆盖,要不是贾大爹家生下一男孩,起来生火,烟囱冒烟,婴儿哇哇啼哭,谁也不会知道这儿还有一个村子。   贾大爹的大儿子叫贾六贝,二儿子叫贾馆余,才出生的这个三儿子叫贾丈飞。世上的事总有一定的定数,只是凡人贾大爹不知,这是天机。幂幂之中,他给儿子取得名字居然与刘备、关羽、张飞谐音,你说怪不怪?   贾大爹家十分贫寒,为了抚养这饭量极大的三兄弟,贾大爹与贾大妈起早贪黑,脸朝黄土背朝天,靠打理一亩三分地养家糊口。当三兄弟长大成人后,不满花甲的贾大爹与贾大妈还来不及给三兄弟娶媳妇,就因积劳成疾先后归西。死前贾大爹嘱咐三兄弟要互相帮衬,学会种庄稼,然后成家立业。   三兄弟为了生存,只有亲自下地栽种,却因不善于耕种,常常吃了上顿无下顿,饿得面黄肌瘦。这天,三兄弟扛着锄头,来到地里。由于没有吃东西,个个有气无力。他们从家里带来一个土沙锅,把仅剩下的一碗红大豆也带来,打算中午就在地里找柴火煮了吃。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该做中午饭了。三兄弟抓阄分工,贾六贝负责取水,贾馆余负责洗大豆,贾丈飞负责找柴。火生着后,三兄弟一人找来一块石头,支好,把沙锅放在上面。他们在砂锅里放上水,倒入红大豆。三兄弟不断往锅下的火里添柴。   不一会儿,锅里水涨了,咕嘟咕嘟响着。从锅里冒出的香气,馋得三兄弟口水直流。   贾丈飞迫不及待地问道:“大哥,熟了吧,可以吃了!”   贾馆余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熟了,大哥会喊的。”   又过了一会,贾丈飞又嚷了起来:“可以吃了,否则煮稀后,就不好吃。”   贾馆余正要说话,贾六贝说:“伸出碗来,一人先吃一勺。”   贾六贝拿出勺子,往每人碗里盛了一勺大红豆。三兄弟一阵狼吞虎咽。贾六贝、贾馆余才吃了一半,贾丈飞已经吃完。他舔了舔碗地,大声嚷道:“再盛一勺!”   贾馆余喝道:“吃得这么急干啥?等我们吃完,一起盛。”   贾丈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俩吃,眼里直冒火,口里直冒水。   第二次盛时,每人只添得半碗锅里就空了,只剩下淡淡的豆汤。   这时,贾丈飞说道:“两位哥哥,锅里真的没有豆啦?”   贾六贝肯定地说:“没有了!”   贾丈飞心不甘地说:“如果俺捞出豆来怎么办?”   贾六贝不耐烦地说:“你们谁捞得出来谁就吃。”   突然,两只大手同时伸进锅里去抢勺子。   只听“哗啦”一声,土砂锅裂成了几片,锅里的豆汤湿了一地。贾六贝大怒:“二弟三弟你们在干啥?现在倒好,汤也没有啦?喝不成了!”   三人都气急败坏,互相埋怨指责。贾丈飞突然指着地上说:“还有一颗豆!”   贾六贝生气地说:“一颗豆也不能给你吃,并非你捞出来的。石头、剪子、布,谁赢谁吃。”   是贾六贝赢了,这颗豆被他吃了。贾馆余、贾丈飞大失所望。   过了一会儿,贾六贝叹了一口气说:“看来俺三兄弟不适合种地。”   贾馆余、贾丈飞齐声问道:“大哥,你说咋个办?”   贾六贝沉思了一会说:“俺三兄弟分头找出路,各走一方。将来哪一个发了,另外的两个就来投靠他。”   “好!就这么办!”三兄弟各朝一方走了。地里,留下三把锄头。      十年后。   贾六贝终于从一个看门人发迹到当上县令。贾馆余、贾丈飞听到后大喜,就来投靠他。   贾丈飞先赶到。被门卫喝住,问他干啥?他说找大哥。门卫问大哥是谁?他回答是县令。门卫叫他站远点等着,就进去通报了。门卫说道:“外面一叫花子来找您,说是你的兄弟。”   贾六贝心里一惊,莫非那两个弟弟混得不行,前来投靠他。还叫花子打扮,岂不让他丢脸面。他略作思忖,就说:“问问他,有何证据和经历?以防骗子。”   当门卫问贾丈飞有何证据说是县令的兄弟时,贾丈飞就把当年如何贫困潦倒,如何饿得争抢红大豆吃、把沙锅打破、豆汤流了一地的经历说了一遍。   贾六贝一听,心里大惊,这三弟也太不会说话了嘛!这样俺以后如何在这儿立足?还是暂时不认,待事情过去后再说。他大怒:“俺没有这样的兄弟,把他轰走。”   门卫出来耻笑道:“我就说嘛,堂堂县令,岂会有你这样的叫花子兄弟?滚开,不然棍棒伺候!”   贾丈飞听了不禁倒吸一口气,心中大怒,升迁就不敢认穷亲戚,连亲兄弟都不认,正要开口大骂,忽又想道,暂且忍一忍,免得挨棍棒,等我守候在附近,待二哥来又商议。   果然,第二日贾馆余气喘吁吁赶到。贾丈飞赶紧堵住他,说大哥变了,变得连亲兄弟都忘了。贾馆余听了一脸凝重,忙问为啥?贾丈飞便把昨日如何相认如何说话的过程细细地讲了一遍。贾馆余这才感到事态严重。怪了!还是大哥说的哪一个发了其余两人就来投靠,难道他忘了。突然,贾馆余眼睛一亮,心里顿时有了主意,就附在贾丈飞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通,二人迅速消失在胡同中。   第三日,县衙门前来了两个穿戴整洁的人,看上去虽然面黄肌瘦,憔悴不堪,打扮却像是武士。   门卫拦住他们,说:“请问二位到此有何贵干?”   贾馆余傲慢地说道:“还不快进去通报,就说县令的两个亲弟弟来看望他。”   门卫躬身答道:“烦请二位稍等片刻,容在下禀报!”   过了一会儿,门卫出来说:“请问二位有何凭证或经历,证明是县令的亲兄弟?”   贾丈飞正要发火,被贾馆余止住,贾馆余笑着说:“十年前,县令与他的两个兄弟在贾社帝府当差,为了救乡亲,上山驱逐了一伙山贼,凭借三把钩钩枪,打到沙锅村,打跑了汤将军,活捉了豆大人。”   门卫听得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慌忙屁颠屁颠地进去禀报了。   贾丈飞听了差点笑出声来,竟然有这样一个二哥,同样一件事到了他的嘴里,粪土也被说成黄金。难怪昨天悄悄说夜里去偷两件练武人穿的衣服换上,还以为今天要来这儿干一架呢!亏他想得出,三把锄头变成三把钩钩枪,砂锅变成沙锅村,汤变成汤将军,豆变成了豆大人。   “哈哈哈哈!俺的兄弟们来了!可把大哥想死了!自那辉煌的一战后,俺们就没有见面了啊,这才是俺的兄弟!”贾六贝满面笑容地说着,从衙门内大步流星地走出来了。 共 24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泄症状表现都有那些
昆明研究院治癫痫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